從Milonga到Astor Piazzolla,再來杯慕赫16年

從Milonga穿越到Astor Piazzolla


Tango - Tango -Milonga

三個Tanda,鮮少的三十分鐘的雙人世界,是特別的人? 是回憶? 還是...

推開教室的門,LARGÁ LAS PENAS流動著,traspie的鞋點聲,此起彼落。我看著沒帶舞鞋的背包,整個人呈現瀕死狀態,內心想喊出的聲音,硬生生被我拉進Milonga 的樂曲裡。丹丹和莎莎應該都發現我今天沒在線,再經過幾個同學的白眼,真想找地方躲起來。來杯威士忌吧! 既然情況已定,就來杯16年的慕赫。經過舞會的洗禮,厚臉皮加鋼鐵男leader,才讓心情回到有點回歸。喝吧! 開始練習traspie...


不少人都會說Milonga跳起來很開心。其實對學一兩年的Leader來說是恐懼,在面對快速的節奏,又要一邊想著舞步,很容易腦袋打結。打結後再被白幾次眼,大概就會體悟到甚麼是瀕死狀態。當然Milonga的樂風也有分快慢,有方正老奶奶等級,會慢到想睡的,也有快到地獄的任君隨舞。Milonga裡有Habanera卡門再加上Candombc中南美洲黑人的節奏,當然也有Urbana與Campera吉他的絲柔。慵懶的Milonga Campera其實還蠻有感覺,最後跳到Milonguea del Ayer,才漸漸緩和紛亂的心情。


喝下16年,就來Americana,轉呀轉的Media Luna ....暈! Americana轉Americano,Tango轉到Cocktail。我曾懷疑舞鞋的鞋底,何時會被轉出舞池。Americana再來個Banana,瞬間停滯的曖昧。何時?


woman with a parasol

跟著大提琴的低吟節奏,你是否感覺到風從你的臉邊滑過,印象記憶在時間的長河,遺忘。

最後,你的臉只剩流動的朦朧.....


喝吧,微醺


喝下慕赫16年,Oblivion能否把身體延伸再延伸? Astor Piazzolla我懷疑你常喝威士忌或白蘭地,要不然曲子一進腦,電影教父的畫面都閃現。Astor Piazzolla的曲子少進入舞會的選擇,nuevo tango聽說都是比較難跳。 可能吧,對我來說畫面印象感極強,我單單想Oblivion把身體延伸的狀態,跟著大提琴的低吟節奏,緩緩地,一個Tanda跳完體力也大概用完。

從Milonga穿越到Astor Piazzolla,十二個小時的轉換


Evgenia Medvedeva大概是我覺得最不炫技、最不像運動員的女單滑冰舞者

雖然少女與遺忘真的不是很搭,有強說愁的感覺

但看著她流暢的舞,卻也遺忘她的年紀


來吧! 喝杯...


34 次查看0 則留言

James LyFian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