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yFiana 萊菲光場 紀念一下 曾經美麗 – 立體光柵印刷(一)光場影像

更新日期:9月 14


每次到日本,我都會去搜刮一些迪士尼的立體影像明信片。


除了這些明信片只在日本買得到外,還有他們基本都是「真實」拍出來的,不是2D轉3D的轉製品,而是真實的模型場景拍攝而成。 所以多了份真實,立體效果也比用轉出來的自然。 價格與收藏價值,不用說啦! 因為是迪士尼,所以都比一般立體影像來得高。

到日本最重要的一項目的,買立體光柵明信片


就有一張明信片我買3張,被偷了兩張,現在自己只剩一張。


立體影像的明信片,就像是不斷收藏的紀念品,期盼在不斷尋找中,找到自己心目中最好的立體影像。 帶著它們,不斷傳達我最接近心裡對立體影像的期待與盼望,雖然其中有不一樣的嘴臉,有嘲笑、有不信任、有感慨、有哀怨…..過程中,看盡負面的嘲諷,也看盡產業無奈!

台灣真的對立體光柵印刷很排斥,我是不知道甚麼原因啦! 只是在過程中感受到的氛圍,每一次讓我都不是很舒服。 後來經過幾年的碰撞,我在2017年發現了答案,還蠻高興的,只是也不能改變什麼。 能在台灣買到經典的立體光柵明信片很少,相關的設計師、達人也少得可憐!

我喜歡的還會特意把它們裱一下….


光柵近看就是這樣,裸眼立體顯示器近看也是由一條條光柵組成,請不要用指甲戳它們。


現有的立體光柵印刷的掌控權在印刷廠,一般的印刷產業,不會做實拍的事情,因為完全跳過它們現在可以「賺錢」轉製的程序。 所以做立體影像最重要的立體效果設計與規劃,並不在設計人的手上,你是不知道立體效果的,只能任由印刷廠轉製。 你可以去問這「轉製」的價格,我記得都大概5-6萬台幣起跳吧。 當然我也不希望太便宜,我做也是這樣的價格。 對我來說,便宜不是我要訴求的,而是真實的「立體影像」!


早期,二零一六年前,我只能拿這些明信片來展示,為什麼呢??


只能使用光柵印刷,無奈中的最佳值


立體影像,在顯示器的領域裡,我其實一直找不到真正能表現心中立體效果的影像,這也是製作光場影像內容,現在最大的痛。 我們內容都準備好了,可是現有裸眼立體螢幕載具只能表現20分之一的立體效果。 光柵印刷的立體影像,就比較能展現,大概也是10分之一,但是卻不會讓人頭暈。 每次問看裸眼立體影像顯示器,一堆人給我頭暈,但是一看立體光柵印刷就不會暈,問十個就十個給我這樣回答!


再來就是人會有惰性,載具只能表現到某個臨界點,我幹嘛多做? 唉! 每次作內容都會這樣懷疑自己的人生。 多做? 一般消費者也看不到,說了一堆,人就會懷疑我的說法。 所以就拿這些明信片來展示,讓我的目標受眾有想像的方向。

這張我要特別說,其實玩立體影像,真的有點像這個故事描寫的心情…..


但是也有風險,就如文前所說,印刷控制權不在我們手上,印出來的立體效果很難被控制,要DEBUG很難,台灣印刷廠不會承認是它們有問題的! 印出來的效果絕對不會盡如我意,印刷廠又絕對不會改,結果就是完全不能用! 大陸在這一塊很強,後來我們也漸漸往大陸廠移動,至少他們在溝通這一塊,比島上專業!


立體光柵印刷,只是傳統中的傳統產業,或者是印一些很「俗」的畫,在展示的那一刻,價值也從天堂掉到地獄。 縱使是迪士尼,也無法挽回人們對立體光柵印刷的刻版印象。


待續....



LyFiana

  • LyFianaSimpleLogoWithRedBgSe01-1_512x512
  • WordpressLogo
  • Facebook - Black Circle
  • YouTube - Black Circle

choulikuo@lyfiana.com

台湾 桃園市 經國路286號四樓 廣春成 G棟

4F., No.286, Jingguo Rd., Luzhou Dist., Taoyuan City 338, Taiwan (R.O.C.)

© 2020 by Chou Li-Kuo